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小说 > 正文
步步倾心白如媚司徒烈风
2020-08-06 22:04:38

主人公是白如媚司徒烈风的小说是叫做《》,由妖零柒精心创作,小说主要内容是:司徒烈风飞奔而去,只见皇上昏倒在地上,已经不省人事了。他扶起皇上,“传御医!

《步步倾心》精选:

浩浩荡荡的人马把北山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旌旗摇曳,号角长鸣。皇帝坐在太师椅上,精神饱满地说:“今日狩猎,都放下你们平日文绉绉的姿态来,谁的猎物多,孤重重有赏。”

“是!”

众人一勒马缰冲进了丛林。

一太监捧着装满利箭的箭囊给皇帝佩上,另一太监牵着一匹鬃毛油亮的黑色大马走来皇帝面前。皇帝纵身一跃就骑到马背上,回头一瞥,众多大臣家眷里唯独不见白如媚。“烈风的王妃没来吗?”

“回皇上的话,拙荆水土不服抱恙在身不便伴驾。”

“哦?”皇帝调转马头,一挥鞭,消失于扬尘中。

一阵慌乱的脚步由远及近,闪着白光的利刃划在细碎的落叶里。牵着马缰的司徒烈风定了定,一转身,一堆蒙面的黑衣人纷纷亮着武器一字排开。司徒烈风轻蔑一笑:“看来有人等不及了。”话音未落,那十几把白刃就开始发难。

与此同时,司徒烈风腾空一跃顺势从腰间抽出刀柄镶嵌着莹润绿光玉石的长剑。那长剑犹如水蛇般游离在那群黑衣人中,所到之处遍地血腥。而一个狡猾的刺客抓住司徒烈风正面交锋于他人之时,悄悄地绕到后面,嗜血地握紧了利刃就直勾勾地刺去。司徒烈风抓住一个黑衣人的手腕,侧身带着那人转了半圈,重重地甩到了后方那居心叵测人的脸上。借着被甩之人的利剑,穿透了后方黑衣人的锁骨。

不过片刻功夫,方才黑压压的一片只剩下零星的两三人,而外围的守卫也闻音赶到。把那几人团团围住。“慢着,留活口。”那几人见大势已去,纷纷举剑自刎。鲜红的血浆染红了一地的碎叶。

“王爷,发生什么事了?”为首的守卫问道。

司徒烈风瞅了一眼地上的死人,眸子一沉,“不好,皇上呢?”

所有的人都慌了手脚,皇上狩猎从不带人,现下却遇到刺客。所有的大臣奴才都急得发抖,这事关他们自己的脑袋。

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一个侍卫大嚷。

司徒烈风飞奔而去,只见皇上昏倒在地上,已经不省人事了。他扶起皇上,“传御医!”

木藤编织的躺椅上,皇帝面色惨白的躺着。周围围了一堆人。胡子花白的李太医诚惶诚恐地把着脉,眉头紧锁,止不住的摇头。

“李太医,皇上这是怎么了,你倒是说话啊。”皇太后怒目而瞋。

“回……回娘娘的话,皇上这病罕见,脉象微弱,气若游丝,却通体无伤,这这这……微臣一时探不出是什么病啊。”

“要你何用!来人拖下去!”皇太后气得扔了茶碗。

“皇后娘娘,现在斩了李太医也没用,还是先救皇上要紧。”司徒烈风走近,拦着了要拖李太医下去的两个侍卫。

“好你个司徒烈风,我还没治你的罪,你倒是给别人求上情了。保护皇上不周,你自己说,该当何罪!”

“臣…….”司徒烈风双手握拳下跪,却正好看到皇上右侧的脖子上有一根细如汗毛的银针闪着光。“李太医,看皇上的脖子。”他回首示意缩成一团的太医。

“大胆!”皇太后拍案而起,“司徒烈风,你是听不明白哀家说的话是吗?”

“母后,先让李太医再瞧瞧要紧。”宸王殿下上前劝和。

李太医细眯着眼睛,突然大惊道:“那银针有毒!”再一看,皇上的脖子已经泛起了一圈紫青。

在场的人无不下跪大呼“皇上!”

“此毒罕见,微臣一时无从探寻。臣提议还是快快回宫,寻找解药。”

相关新闻
酷美百姓网